四季与梧桐

永远骄傲,永远声名狼藉

【囧珊】[授翻]Her favor 她之所爱

这是Absence Makes the Heart Grow Fonder系列的第一篇,作者是ao3上的myrish_lace

我非常喜欢她的语言,简单干净又能触人心弦。而且用词和句式也很友好,强烈推荐大家去看看原文,我的渣翻译不能传达其中的美感。原文中的斜体用黑体替代了。

第一次翻译,质量吓人,锅都是我的。

此外感谢豆君 @豆_烟青荼白 帮忙翻的标题~

***

[琼恩雪诺要离开珊莎前往龙石岛。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让他的妹妹接管北境。在琼恩离开之前,珊莎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他。她有个未完成的礼物要给他,她没有预料到他这么快就会启程。这个礼物提醒着他所有他渴望留下的原因,和所有他必须启程的理由。]

 

当琼恩手握着分别来自丹妮莉丝和山姆的信筏时他就知道,没有其他路可以走。他必须亲自前往龙石岛。龙晶太过于重要,对战势太过于关键了。即使他的部众和他的妹妹不知道这一点。

珊莎。他将眼睛合上了一小会儿。他只给了自己几分钟来收拾行装,而他的马正等候着他。他能看见地窖里在他面前小指头的脸。小指头试着掰开他的手指但是失败了。琼恩必须和自己斗争才能不杀死这人。他勉强取胜。

可为什么呢?因为小指头让他意识到了一些他一直试图隐瞒自己的事。

他爱她。不只是像兄长对妹妹那样的爱。琼恩的胃绞了起来。他尽快离开是对他和她最好的选择。他承受不了他体内汹涌的情感。

她与北境诸侯一起在这里会很安全,而布蕾妮会保护她。她会安全地远离她的私生子哥哥,还有他那扭曲的感情。

琼恩把另一双手套塞进他的包里。重新踏上旅程的感觉会很不错,远离王权,远离议会会议,无法看到她的红发。他像个懦夫,但他依然感到精神上一阵宽慰。

“琼恩?”

珊莎轻轻的敲门声让他的胃一沉。他曾想过避开她,跨上马,然后遥遥地挥手告别。不用担心她知道地窖中发生了什么。但她现在在这里,而他得让她进来。

“进来吧,珊莎。”

她靠近时看上去有些害羞。她的蓝色眼眸是那么温柔。他害怕那温柔,因为那让他变得软弱。让他想要留在她身旁。他朝她微微一笑。

珊莎并没有回以笑容。“你甚至不打算道别就要离开吗?”

对此他该说些什么?“我……”

她拯救了他们两个,就像她在他语无伦次时常做的那样。“至少我得庆幸你还没走。”她从口袋里拿出两个布片。“我一直在做这个。我想在你出发的时候把它们给你。只是我以为你会留得久一些。”

琼恩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痛苦。他吞咽了一下。

她递出那两块织物,每个都绣以精致的冰原狼。

她将其中一个递给他时快速说道:“这不是信物,准确的说,那不正确,我不是你的……好吧我想它们是一对冰原狼。你前往战场时带着一个。我也会留一个,这样,那我们就可以……我们就可以成为两只互相铭记的狼。”

琼恩克服了那如鲠在喉的感觉。“珊莎,我不会忘记你。我无法忘记。你是我的妹妹。”

这样说了足够多次,而也许这话可以召唤出他们之间他死守住的那道屏障,击退那汹涌着的渴望将她的爱意带在身旁的念头。

她垂下眼眸。“你会把它带在身边吗,琼恩?”

他从她手里拿过布片,他们手指相触。她脸上飞起红晕,向后退了一步。他不知道如何将事情处理得这么妥当又漂亮。不管是面前这个女人,还是她给的礼物。

她看出他的窘迫。“就……也许可以把它和你的东西一起放进包裹里?”

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他的手套上面。当他再次转向她的时候,她脸上显露出的痛苦过于沉重了,于是他将她圈入怀中。

愚蠢。鲁莽。但他将她拉入一个紧紧的拥抱。他抱了太久。她伸出手臂环抱他,并把脸埋进他颈间。他能感受到她的温度,还能嗅到她头发上的薰衣草香气。

上帝啊,我现在必须离开。我不能不离开。

“回到我身边琼恩。向我发誓。求你。”珊莎的声音尖锐又紧张(high and tight)。他无法拒绝她,无法这样拒绝,在他的心脏狠狠撞击胸腔的时候。

“我会的,珊莎。我发誓。我会带着…”他几乎说出了你的信物,但他阻止了自己。“我会珍藏我的冰原狼,永远。”他退了回去。珊莎的眼中盈满泪水。他试着再一次微笑,“你会留着你的吗?”

“当然,琼恩。永远。”她说这话时那种斩钉截铁的方式像钩子一样勾住他的心脏。“而我会与你重逢。很快。我会为你守护着北境。”

“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。”

她向他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逃离了他的房间。他又一次地闭上双眼,过了很久,然后收拾完了他的行李。

 

***

前往龙石岛的途中,他用手指抚过那细密精致的针脚。在她的视线之外,他放任自己想象这是她的爱意,她的信物。来自那个掌管着他的心的女人,来自临冬城。


评论(10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