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季与梧桐

永远骄傲,永远声名狼藉

【囧珊】[授翻]隔海相思 I will find you across the sea

小别胜新婚系列的第三篇


琼恩没能说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相信异鬼之后被困在了龙石岛。他因自己使珊莎失望而感到挫败,他对她的思念汹涌激烈。

琼恩离开临冬城之后他和珊莎通过白灵进行过一次简短的精神连接。琼恩对再次连接到珊莎感到害怕,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控制自己的情感。


我是个蠢货。

琼恩站在悬崖上,他可以尝到海洋送来的盐的气息。风呼啸着威胁将他推下悬崖,但他没有挪动。

动一动也不会有任何补益。丹妮莉丝·坦格利安拿走了他的船,还有他的武器。他身负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使命被困在这片潮湿的礁岩上——让这个自封的七国女王相信异鬼是真实的。

虽说,很明显他不是做这事的合适人选。

也许他该继续尝试。但丹妮莉丝没完没了的长篇累牍论述所有她对自己充满信心的理由——不是对她的人民——激怒了他,所以他一直缄口不言。珊莎会失望的。

他感到上方吹来一阵气息,又听到龙在头顶上方尖啸。他抑制住俯身躲避的冲动。那巨型皮膜翅膀的扑翼几乎将他击倒在地上。他看着那长着绿色金色鳞片的巨兽飞过遥远的海洋。

他希望他可以随它一起。

他深吸一口气。几天前与白灵的连接吓到他了,第一次。他临走之前告诉冰原狼要保护珊莎的安全。

一离开临冬城,他就让思绪在前往龙石岛途中四处漫游。他听着均匀平稳的马蹄声,做着关于珊莎的白日梦。当白灵的思绪接触到他的时,他正沉浸在想亲吻珊莎的渴望中。

微弱的,隐隐约约的,还有珊莎的思绪。他匆匆切断了连接。她知道了吗?

上帝啊,但愿不要。

他不想她因为他不自然的欲望感到负担。她值得一个在她生活中可以让她依靠的人。他会做任何事来不让她知道他心底黑暗隐秘的地方在想着什么。

但现在,他需要她的帮助。他闭上眼睛,去连接白灵。他感到了温暖和满足,看见火焰在一个熟悉的壁炉里跳动。白灵蜷缩在珊莎的房间里。他随着渴望心漪神荡。回到珊莎身旁,回到临冬城......

他晃了晃脑袋。起来,孩子,找到她。

白灵走到床边。琼恩可以看见珊莎长裙的白色皮草和褶边。他想坐在她身边,将她拉近,用他的唇轻拂她的,在这房间的私密之中......

他吞咽了一下。别这样想她,不要!

很快珊莎思绪轻触上了他的。她有些羞怯,但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快乐以及发现他安然无恙的释然。他闭上双眼。

珊莎,我在这里,在龙石岛上。我被困住了。她夺走了我们的船和武器。我早该听你的话的。我非常,非常抱歉。

他感受到她片刻的抽离。为什么她将你扣为人质?这次是愤怒以及...恐惧。她为他感到害怕。他痛恨自己引起了她的痛苦。

她不相信我说的,关于夜王的事。我们可以开采龙晶。我在尽力寻找回来的方法珊莎,我发誓。

又一个漫长的停顿。布兰在这儿。他昨天回来了。我希望你能和他谈谈。我希望......我希望你和我们在一起,琼恩。他感受到一阵来自珊莎的渴盼,那几乎要让他跪倒。他压低了头让自己不要失控。

我也希望,珊莎。那么希望。

他祈祷所有她能从他那里感受到的是兄长的关爱。

珊莎久久没有说话。终于他又感受到了她。坚定的。果决的。去说服她,琼恩。跟她讲讲艰难堡。让戴弗斯帮你。他比你能说会道。

琼恩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,千里之外。他确实比我能说会道。

琼恩,拜托了。我们需要你在这里。我……我需要你在这里。他感受到她心中深沉的痛。

他屈服了,也让她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。

我会的。我保证。


【囧珊】[授翻]Keep her safe护她平安

Absence makes the hearts grow fonder 系列的第二篇

上一篇是Her favor 她之所爱

非常短小,翻译得很粗糙,请多多包涵。

题外话,其实很想把这个系列名翻译成【小别胜新婚】23333


***

简介:琼恩在离开临冬城之前与白灵道别,并拜托白灵守护珊莎的安全。白灵比琼恩自己更清楚他对珊莎的真实情感,它警告琼恩不要离开。

在琼恩道别之后,白灵给了珊莎一些慰藉,还有一些关于琼恩有多在乎她的启示。


正文:

琼恩已经习惯了与白灵共享感受和画面。温热的鹿血在他口中的味道。满月时他血管中奔腾的野性。

他们击败波顿家之后白灵一直远离城堡。但这个晚上琼恩找到了它。

出发前两天,他在临冬城城墙外见到白灵。白色的冰原狼登上一座高丘。他从一阵烟雾似的雪中现身。

琼恩步履沉重地走向白灵。他的心沉重极了。暮光里白灵红色的双眼像是在质问着他。

“我必须得走,孩子。我们需要龙晶。为了我,保护她的安全。”

很自然地他脑海中浮现出了肯定的答复。于是他转身回城,而这时他听见白灵无声的咆哮。威胁。一个警告。留下吧。她是你的伴侣。

琼恩无法对他的冰原狼隐瞒他最深沉的渴望。但他是一个人,不是一头野兽,他身上动物的天性不能战胜他。

琼恩没了耐性,“白灵!我不能不这么做。我不能不!所以守护好她。保证她的安全。”

我们保护她安全。不要让她落入别人手中。白灵低声吼着,龇起了嘴唇。

“你觉得要是我可以的话我会不留下来吗?可我不能!为了我这样做,拜托了。求你。”泪水冻结在他的脸颊上。

白灵的答应久久回响在琼恩的脑海中。他几乎要在一阵释然中跌进雪里。

他驾马出城时,他的血液依然因为他和小指头的会面鸣响着,他最后一次请求白灵。保护好她。

***

在她回到自己房间之前,珊莎不允许自己哭出来。琼恩带着伤感的微笑挥别离开之后,白灵一整天都与她如影随形。至少琼恩带上了她亲手为他绣的手绢。她依然能感觉到他启程前,于他房中道别时他紧紧的拥抱的温度。

她让冰原狼跟随着她。他是琼恩的延伸,她乐于见到他。她倒在她的床上。

泪水掉落时白灵站在她身旁。她将手掌埋进他厚重的皮毛。她的心绪缓缓安定下来。她放松自己,接着昏昏欲睡,直到她感到——

占有欲(possessiveness,这里不知道该翻成占有欲还是自制力)。激烈的柔情和骄傲。这种感觉令人愉悦,于是她让它流过全身。也许她是在梦里。

接着她感到了寒冷,听到马蹄踏地的声响。她惊觉琼恩与她心意相通。

珊莎僵住了,但她还是让手指纠缠在白灵厚重的毛发里。他感到琼恩极度渴盼着将她拉入一个紧密温暖的怀抱。他多么渴望将手抚上她的脸颊然后让她的嘴唇贴上他的。他多么渴望亲吻她,甜蜜又深情,直到他们俩都喘不上气来。

宽慰在她的胸腔里蔓延开来。至少她不是孤独的。而即使他们得到神明的帮助,这件事仍是个错误。

然后她听见迷雾中传来琼恩低沉亲切的声音。

白灵?

她像是被炽热的灰烬灼伤似的猛抽回手。

白灵红色的眼睛幽深而饱含痛苦。他轻蹭她的手。

她的心脏敲击着胸腔。不安和希望混杂着。她再次抚上冰原狼。



ao3推文~

无意中看到一篇轻松好玩又比较成人级的囧珊
大概就是讲仆人们私下八卦king Jon如何过分地折(哲学)腾Queen Sansa然后大家都觉得Queen非常惨
参与八卦的一个女孩离开洗衣房之后正好撞见并全程偷窥了King和Queen两个人在没羞没臊地…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🙈🙈🙈
文章叫Poor Queen Sansa
作者是tigereye77

链接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773447

【囧珊】[授翻]Her favor 她之所爱

这是Absence Makes the Heart Grow Fonder系列的第一篇,作者是ao3上的myrish_lace

我非常喜欢她的语言,简单干净又能触人心弦。而且用词和句式也很友好,强烈推荐大家去看看原文,我的渣翻译不能传达其中的美感。原文中的斜体用黑体替代了。

第一次翻译,质量吓人,锅都是我的。

此外感谢豆君 @豆_烟青荼白 帮忙翻的标题~

***

[琼恩雪诺要离开珊莎前往龙石岛。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让他的妹妹接管北境。在琼恩离开之前,珊莎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他。她有个未完成的礼物要给他,她没有预料到他这么快就会启程。这个礼物提醒着他所有他渴望留下的原因,和所有他必须启程的理由。]

 

当琼恩手握着分别来自丹妮莉丝和山姆的信筏时他就知道,没有其他路可以走。他必须亲自前往龙石岛。龙晶太过于重要,对战势太过于关键了。即使他的部众和他的妹妹不知道这一点。

珊莎。他将眼睛合上了一小会儿。他只给了自己几分钟来收拾行装,而他的马正等候着他。他能看见地窖里在他面前小指头的脸。小指头试着掰开他的手指但是失败了。琼恩必须和自己斗争才能不杀死这人。他勉强取胜。

可为什么呢?因为小指头让他意识到了一些他一直试图隐瞒自己的事。

他爱她。不只是像兄长对妹妹那样的爱。琼恩的胃绞了起来。他尽快离开是对他和她最好的选择。他承受不了他体内汹涌的情感。

她与北境诸侯一起在这里会很安全,而布蕾妮会保护她。她会安全地远离她的私生子哥哥,还有他那扭曲的感情。

琼恩把另一双手套塞进他的包里。重新踏上旅程的感觉会很不错,远离王权,远离议会会议,无法看到她的红发。他像个懦夫,但他依然感到精神上一阵宽慰。

“琼恩?”

珊莎轻轻的敲门声让他的胃一沉。他曾想过避开她,跨上马,然后遥遥地挥手告别。不用担心她知道地窖中发生了什么。但她现在在这里,而他得让她进来。

“进来吧,珊莎。”

她靠近时看上去有些害羞。她的蓝色眼眸是那么温柔。他害怕那温柔,因为那让他变得软弱。让他想要留在她身旁。他朝她微微一笑。

珊莎并没有回以笑容。“你甚至不打算道别就要离开吗?”

对此他该说些什么?“我……”

她拯救了他们两个,就像她在他语无伦次时常做的那样。“至少我得庆幸你还没走。”她从口袋里拿出两个布片。“我一直在做这个。我想在你出发的时候把它们给你。只是我以为你会留得久一些。”

琼恩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痛苦。他吞咽了一下。

她递出那两块织物,每个都绣以精致的冰原狼。

她将其中一个递给他时快速说道:“这不是信物,准确的说,那不正确,我不是你的……好吧我想它们是一对冰原狼。你前往战场时带着一个。我也会留一个,这样,那我们就可以……我们就可以成为两只互相铭记的狼。”

琼恩克服了那如鲠在喉的感觉。“珊莎,我不会忘记你。我无法忘记。你是我的妹妹。”

这样说了足够多次,而也许这话可以召唤出他们之间他死守住的那道屏障,击退那汹涌着的渴望将她的爱意带在身旁的念头。

她垂下眼眸。“你会把它带在身边吗,琼恩?”

他从她手里拿过布片,他们手指相触。她脸上飞起红晕,向后退了一步。他不知道如何将事情处理得这么妥当又漂亮。不管是面前这个女人,还是她给的礼物。

她看出他的窘迫。“就……也许可以把它和你的东西一起放进包裹里?”

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他的手套上面。当他再次转向她的时候,她脸上显露出的痛苦过于沉重了,于是他将她圈入怀中。

愚蠢。鲁莽。但他将她拉入一个紧紧的拥抱。他抱了太久。她伸出手臂环抱他,并把脸埋进他颈间。他能感受到她的温度,还能嗅到她头发上的薰衣草香气。

上帝啊,我现在必须离开。我不能不离开。

“回到我身边琼恩。向我发誓。求你。”珊莎的声音尖锐又紧张(high and tight)。他无法拒绝她,无法这样拒绝,在他的心脏狠狠撞击胸腔的时候。

“我会的,珊莎。我发誓。我会带着…”他几乎说出了你的信物,但他阻止了自己。“我会珍藏我的冰原狼,永远。”他退了回去。珊莎的眼中盈满泪水。他试着再一次微笑,“你会留着你的吗?”

“当然,琼恩。永远。”她说这话时那种斩钉截铁的方式像钩子一样勾住他的心脏。“而我会与你重逢。很快。我会为你守护着北境。”

“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。”

她向他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逃离了他的房间。他又一次地闭上双眼,过了很久,然后收拾完了他的行李。

 

***

前往龙石岛的途中,他用手指抚过那细密精致的针脚。在她的视线之外,他放任自己想象这是她的爱意,她的信物。来自那个掌管着他的心的女人,来自临冬城。


看到小妖精真凛之后开的一个脑洞
感觉小周周完全无缝衔接

(我都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

我觉得小周这…很可以啊
打入真凛家内部了都hhh(雾
这对cp是一定要站的!
这两天吃糖吃得太猛了
来源见第一张图

泫然肆酒:

发现我忙的滞后了好多,真是个漂亮的四辣子啊。后生可畏。

隐藏的达达:

时钟和路灯是永恒秩序守护。

于是我端端正正的拍,希望时钟慢行,路灯早亮。